设为首页 |收藏本站
蚌埠热线 首页 新闻频道 社会新闻 查看内容

包工头自杀后留下送礼单 多个职能部门在列

2011-8-11 08:50| 发布者: 一切如故| 查看: 446| 评论: 0

摘要: 礼单中的详细内容 记者 张永波 摄。 锦苑住宅楼效果图。 余云的弟弟余毅拿着法院传票准备应诉   本报曾报道的云阳县包工头“小鱼儿”余云7月7日晚绑石投江事件再掀波澜。8月9日,“小鱼儿”之弟余毅向本报 ...


礼单中的详细内容 记者 张永波 摄。
礼单中的详细内容 记者 张永波 摄。

锦苑住宅楼效果图。
锦苑住宅楼效果图。

余云的弟弟余毅拿着法院传票准备应诉
余云的弟弟余毅拿着法院传票准备应诉

  本报曾报道的云阳县包工头“小鱼儿”余云7月7日晚绑石投江事件再掀波澜。8月9日,“小鱼儿”之弟余毅向本报独家提供了一份“送礼单”。礼单上涉及多个职能部门吃喝送礼等记录。多名证人证实,余云留下的礼单真实性毋庸置疑。目前,云阳县纪委已决定将展开调查。

  记事本记满吃喝送礼账

  7月18日,本报独家报道《包工头绑石投江 留下“送礼单”?》后,云阳论坛网友发帖质疑,“小鱼儿”亲属手上真有“送礼单”吗?为何迟迟不敢公开?到底是“小鱼儿”之弟余毅施放烟幕弹?还是另有隐情?

  7月15日,记者在当地调查时,余毅曾说,确有礼单,但一时还不敢公开。8月9日,记者再赴当地调查,当天下午在云阳县法院门口遇上余毅,他正拿着几份法院传票去应诉。余毅说,哥哥余云死后,多名债主已起诉,他正忙着陪嫂嫂黄小琴(余云之妻)去应诉。

  当天,余毅在证人李育刚陪同下打开了余云生前的办公室,然后向记者公开了一本原始记事本,上面清楚地记载的是云阳县锦苑住宅楼工程的“送礼单”。

  记者看到,在这个陈旧的记事本扉页上,写明“云阳县锦苑住宅楼记事”,时间从2007年12月23日起,一直记到2008年3月工地停工,吃喝送礼账一目了然。账单后面,还有其他记事内容,看上去“送礼单”内容不像事后由他人填写。

  礼单以日记体记录,每天的工程进展、哪些职能部门前来检查、买烟吃饭娱乐送红包等,所有开支都写得清清楚楚。

  余毅说,哥哥死得很突然,到底是为高利贷所迫?还是另有原因?他希望通过曝光“送礼单”,请警方帮忙查出真相。

  余毅透露,他手上还有一份更猛的礼单,暂时存放在外地,将选择合适时机公开。

  股东:原始“送礼单”属实

  “送礼单”是不是余云生前所写?内容是否真实?

  调查中,余毅证实,余云生前在锦苑住宅楼工地对面租了一间办公室,存放着这本原始账单和其他一些资料,余云死后,再无人打开过办公室,不存在造 假的情况。余毅称,经他辨认,记事本上的字迹确实是哥哥余云的笔迹,礼单后面还写了其他事项,是当年的真实记录。因此,他认为“送礼单”是绝对真实的。余 毅说,如有必要,他甚至愿意提请司法部门做笔迹鉴定。

  记者向另一名证人李育刚求证。他说,自己也是锦苑住宅楼项目的股东,当年投入了13万元。李育刚透露,2007年底,余云花70多万元从17户云安居民手中买来占地建房指标后,邀约了他和当地人朱军、陈帮友等4人,合伙开发锦苑住宅楼。

  “送礼单”到底是否真实?李育刚说,绝对真实,当年按照几名股东约定,由余云负责管理账目,每天的请客送礼开销,都要求当天做详细记录,便于日后结算。

  另一名股东朱军昨天也告诉记者,自己在该项目中投入了30万元,平时请客送礼都是由余云操办,原始记录应该是真实的。朱军感叹,建筑领域有“潜规则”,吃吃喝喝,请客送礼那是常事。

  避谈吃喝 赞助球队属实

  对此,“送礼单”所涉职能部门又作何解释呢?

  昨天,记者根据礼单所记录的内容,向当地多家单位和多名个人进行了核实。

  记者看到,礼单多处提到请当地市政环卫人员吃饭并送烟、送红包等。其中一处写明:“2008年1月9日晚上,市政吃饭、玩,花费885元,另开 支2000元,谈占道费问题。”对此,记者昨天致电云阳市政监察大队,一名姓帅的工作人员表示,自己入职不久,不了解以前的事,至于哪些人接受过余云吃 请,他也不清楚。按照该工作人员的建议,记者采访了云阳行政审批大厅市政窗口工作人员刘女士,她表示,如果建筑工地弃土占道,应该收取占道费,不过对礼单 上所写的情况她不清楚。

  礼单还显示:“2008年1月18日,买玉溪一条220元,下午质检站验收,红包1500元,晚上吃饭花420元,高×领6000元,关于红线 问题请郑。”关于吃喝事项,云阳质检站钟站长不予回应。他的说法是,那个工地本来没有手续,质检站怎么会去验收违法工地呢?至于红线问题,他认为是规划国 土部门的审批权限。

  礼单中,多次提到请城建监察大队吃喝。礼单写明:“2008年1月7日,城建大队组织球队赞助3000元。”这是否属实?云阳县城乡建设监察大 队大队长牟方安昨天说,他2008年1月就在城建监察大队任职,当年单位确实组织了球队,当时的赞助事宜是一名袁副大队长负责的。不过袁副大队长对此极力 否认,说他并没请余云赞助。

  但过了不久,牟大队长又主动回应说,经过调查,当年单位内部组织球队训练,请包工头“小鱼儿”赞助3000元一事属实,因为当时城建监察大队一名队员与余云是同学,给余云说后,余云自己愿意向球队赞助3000元。

  礼单还提到,2008年1月12日,买玉溪一条210元,城建监察大队打鱼花费830元等事项。对此,牟方安表示“不晓得”。

  昨天,记者还分别向礼单涉及的另外一些单位求证,对方均对余云请吃请喝事宜避而不谈。

  礼单显示送2.8万“关系费”

  记者还看到,“送礼单”上有3处记载,高X分3次领走现金共28000元。知情者透露,这28000元就是余云跑工程手续用的“关系费”。

  高×到底何许人?股东李育刚说,锦苑住宅楼开工之初,余云便委托一名姓高的中间人去帮忙打点关系,由高×负责办理各种手续,一旦手续办下来,就 承诺支付对方80万元辛苦费。李育刚说,高×在当地官场颇有人脉,他分3次领走的28000元就是去活动关系的开销。不过,由于手续没办下来,承诺的80 万辛苦费也一直没支付。

  股东朱军也说,这个高×就是中间人,当初几名股东商议,请他负责跑手续。虽然高×先后拿走几万元“关系费”,但至今还是没能把手续办下来,导致项目停工,几名股东损失惨重。

  昨天,记者辗转联系上高×。他承认,自己与余云是好朋友,在锦苑住宅楼项目中帮忙跑了很多路。关于80万元辛苦费一事,他认为,当初余云没钱启 动锦苑住宅楼项目,向他借了80万元,不过没打借条。对于“送礼单”上他3次领走28000元“关系费”一事,高×极力否认,称自己没领那笔钱。

  昨天下午,余毅告诉记者,他将向云阳县纪委提交“送礼单”。对此,云阳县纪委有关人士表示,一旦接到实名投诉,案件受理后将启动调查。

  追问

  “小鱼儿”死因三大猜测

  “小鱼儿”到底为何绑石投江?至今,他的真正死因成了各界关注的焦点。余毅认为,哥哥的死因,存在三种可能。

  其一,工程负债。余毅说,余云死前有两个工地,一个是锦苑住宅楼工程,一个是南溪联建房工程。锦苑住宅楼工程收取了十多户购房户共60多万元房款,加上工程开销,负债上百万元;南溪联建房工程几乎都是借高利贷垫资修建,也欠了几百万元。

  其二,赌博所迫。余毅说,哥哥余云生前好赌,2008年一次就曾输掉十几万元,被他骂后有所收敛。去年底以来,哥哥又被人叫去赌博,估计输了一两百万元。高×昨天也证实,曾见证余云在赌场“推筒子”,20万元一局,一次输掉17万元。

  其三,纠纷所逼。知情者透露,余云死前曾与人发生过一次纠纷。到底是为何事发生纠纷?余毅表示,他一直在调查余云生前与他人的最后一次通话记录,但对方号码已停用,无法进一步调查。本报记者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QQ|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小黑屋|Archiver|掌上蚌埠|网站地图|蚌埠热线 ( 皖B2-20100098 )  

GMT+8, 2017-10-24 19:32 , Processed in 0.21767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www.ahbb.com

© 2001-2013 威尼斯人

返回顶部